逝者的語言

1

「吾等躬身,拜請河南堂上○家歷代祖先:
今日是除夕,○家子孫……,聚集於此,敬備三牲、鮮花、素果,請諸位降福享受。如果可以,請賜聖筊。」

木筊墜地,鏗然有聲。

「咦?」大伯拾起筊杯,重讀祭文:「吾等躬身,拜請河南堂上○家歷代祖先……」

匡啷。又是笑筊。

「唷,阿公婆笑笑無講話哩。」阿婆輕輕地說。

「吾等躬身……」面對著供桌和牌位,站在人群裡,我想著,說不定又如同幾年前某個除夕那樣,阿公婆有特殊的要求。那次大伯讀了好幾回祭文,都擲不出聖筊。後來換父親主祭,並且以客家話讀祭文,聖筊才鏗鏘落地。然而其後數年主祭者復以華語宣讀祭文,祖先皆慷慨應允,降福享受。

「……尚有因工作、勤務而不克前來者……」大伯加了一句,希望給祖先一些交代。其實這祭文據說是請教鄰里間懂禮儀的人所得,並沒有什麼偉大的源頭。因此,將祭文意旨以客語自由表達,是完全可行的。我持香思考著。或許,若此次又跌不出聖筊,我可以毛遂自薦來講客話給阿公婆聽。

[1]等躬身,拜請河南堂上○屋歷代祖先:
今晡日係年三十,○屋子孫……,共下在這位,還有人為著工作無辦法過來。我等敬備三牲同花摎水果,請阿公婆降福享受。若係做得,請分我兜聖筊。

匡啷。「有了!」世界終於能夠繼續前行。面對供桌和牌位,站在人群裡,我想著,或許祖先早就已經學會華語了。又或者,他們請了翻譯。


2

    幾年前在阿公的喪禮上,第一次見識了以客語進行的喪儀。阿公、阿婆住在新竹縣竹東鎮,就近請來的法師(據說又叫「客家香花僧」)以海陸客語唱吟念誦,我大概只能聽懂十分一二。雖然父系親族講的是四縣客語,不過若要請講四縣的法師,可能得往苗栗方向尋找了。

    我相信阿公應該能夠理解法師的話語,畢竟他在這鎮上居住多年,早已能和左鄰右舍以海陸腔溝通。只是,不知他最後聽著這既非陌生又不真正親切的語言,會作何感想。




3

附記:

在客語中,「阿公」是祖父,「阿婆」是祖母,「阿公婆」是歷代祖先,「兩公婆」是夫妻二人。





[1] 考量到網誌版型可能無法顯示特殊漢字,故以「我」表示。四縣音為ngaiˇ。
相關辭典條目如下:

https://www.moedict.tw/:%F0%A0%8A%8E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